本站全新改版,欢迎您的访问!
月光下的殡葬工
环球殡葬网 www.hqbzw.net 2014-03-18来源:网络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 

      缘于一次偶然的机会,让我走进了殡葬职工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那是一起矿山特大透水事故,一共死亡28人。由于是大事故,殡仪馆成了一个特殊的战场,处在社会安定和稳定的风口浪尖上……
      难熬的夜晚,狗叫声从山野里传来,一轮冷月照着朦胧的大地山川,在月光下的殡仪馆是如此安谧……许多时候尸体是夜里运到的,只要汽车喇叭声一响,人们就在月光和电灯光交相辉映的空间里开始了工作……
      透水事故使遇难矿工的尸体遭到严重毁损,很多人没有头部,人的尸体像一台打散了的机器,一地零件,根据省公安厅DNA的鉴定结果,经过殡葬职工之手让尸块“归位”,他们的工作一丝不苟,还要抗拒高度的腐臭;对尸体不全的,还要用木材、棉花作辅助材料,使之成为人的样子而离开这个世界……
      老百姓称殡仪馆为“火葬场”。自1956年4月27日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联合签名“倡导火葬,改革土葬”以来,火葬就不可避免地融入了中国百姓的日常生活。如果不是哪个家里死了人,是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地跑到殡仪馆去的。
      由于工作关系,我在殡仪馆待了近两个月,了解了殡葬职工鲜为人知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地市级城市的殡仪馆。馆长是位女性,叫荣小红,她20岁时从重点中专毕业就来到殡仪馆工作,学的是民政专业,最初是在办公室,负责接打电话、接洽业务,殡仪馆通过她这个“窗口”,展示了一个靓丽女孩的魅力,把青春、阳光的信息传向四面八方,带给人们阵阵暖意,让外界对殡仪馆产生一种温馨、赏心的感觉。一个小姑娘把如花的青春献给了殡葬事业,她已有7年殡葬工作经历,且当馆长已有3年了。全馆有10多名职工。除馆长外,还有两名女性。一名是会计,叫张先英,有50多岁,接近退休了;另一名叫吴建川,负责办公室工作,30来岁,是学殡仪专业的大学生。在殡葬职工中,一个戴眼镜、样子很文静的小伙子引起了大家注意,他和老职工一样抬尸体,做相关工作,不分彼此。一打听,才知道他姓梅,是刚毕业分配到馆里的大学生,也是学殡仪专业的。无疑,殡葬事业是一个长青的事业,是需要有知识有文化的年轻人的。
      现在馆里的老职工,过去他们有的从初中毕业十五六岁就开始干殡葬工作、抬死人了,而现在的孩子正是撒娇的年龄。比如从馆长岗位上退下来的老张,干殡葬工作已达32年,还差5年就该60岁退休了,他和普通职工一样,殡仪馆的所有工作都不拉下,把一个老殡葬人的优秀品质言传声教地传给了年轻职工。
      殡葬工是不惧死的“高人”,他们家属子女也不简单。职工配偶来探亲,都在殡仪馆住,哪里的环境对他们不陌生,也不会害怕。他们的子女包括已经成人了的和未成人的,因为常来,已了然殡仪馆的一切。或许是因受父辈是殡葬工的影响,他们的孩子都早熟,而且已经长大的都很有出息,有大学生,有军人。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们不要“子承父业”,要选择一条完全与父辈不同的生活道路。
      待在殡仪馆的哪些日子,一个小女孩给了我们不少快意,为我们沉重而疲惫的心灵减负。那是吴建川的女儿,小女孩四五岁,她从婴儿开始就在殡仪馆里生活了,小女孩把殡仪馆当乐园了,她逗我们笑,她给我们背诵儿歌,她在花台边跑动,她在坝子里跳舞,她沉浸在自己的童话世界里……她把旮旯角角都玩耍完了的,有时还跑去看火化尸体,把见着的事情当成“故事”讲给别人听。花朵的幼年!我不知道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究竟会留下什么?我只看见小女孩在殡仪馆里的场地上像花蝴蝶一般飞来飞去,笑声琅琅如银铃,响彻时空,扫荡阴霾……
      殡仪馆处在城市一隅,每年有千余人在此火化。生命不管是重于泰山或者是轻于鸿毛,也不管你生前如何风光、如何高贵、如何低贱,死了后都是一具肉身,焚烧中化为一缕青烟,而后只剩下一捧骨灰。生命的可贵,在于它的短暂而有限。
      助产士是迎接新生命来到人间,殡葬工是送生命最后归去。在平常日子里,只要鞭炮在殡仪馆大门口一响,就知道丧主来了。他们把有人去世的家庭叫丧主。有尸体运到,就意味着工作来了,从搬运尸体到对车辆消毒,然后应丧主要求,或清洗尸体,把尸体上的污迹一点点清除掉,恢复人的仪容,维护人最后一点尊严;或对死者化妆,使其颜面让亲人更容易接受些,少一点悲哀和伤感,等等;之后,将尸体送入焚尸炉,熊熊烈火让生命飞升,约一个小时左右,人就变成了一捧灰。最后在鞭炮声中,丧主拥着骨灰盒绝尘而去。
      几乎所有殡葬工都有挨打挨骂的经历。丧主来到殡仪馆,心情都是沉重的。他们既不能微笑服务,又不能板着面孔,这个度实难把握。无奈的选择,只剩下木讷与沉默。有时无事,难得放松一下,随便哼一下歌儿,一听,竟然是哀乐。
      从事殡葬工作,脏苦累险是必修课。而最让人受不了的还是社会偏见。殡葬工一辈子都收不到婚礼的请柬,别人也不会去殡葬工家里拜年、贺喜。对亲朋好友送了礼,也不敢去参加婚礼,怕人家忌讳。到外边办事,不敢说出单位的名字,怕受歧视。有人实在要问,就说是民政局的。平时人际交往只限于圈子内。在常人眼中他们是“另类”。其实他们跟大家一样,有家庭有子女,过着普通人的生活……《殡葬职工守则》划定了他们生活的“格”和牵引了不断向前延伸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殡葬职工他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,公平对待来殡仪馆的丧主。世事无常,几分钟之间,甚至几秒钟之间,鲜活的生命就悠然消逝,与亲人诀别随时都可能发生,且不留一丝痕迹……世间的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作为死去的人都应该得到尊重。殡仪馆是通往天国之门,殡葬职工要用优质服务迎送死者体面而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。
      这个殡仪馆里的职工收入都不高,一线的殡葬工一年收入有二三万元,管理人员的收入只有一线职工的一半。殡葬工长年累月、终其一生在此生活,以他们自己的平凡劳动,去实现“给生者以慰藉,让逝者了无憾”的职业理想。
       “火葬场”是一个对灵魂的洗礼和精神的修炼都有好处的地方,建议活着的人多去走走看看。只有读透生死的人,才会有大境界大智慧大作为。人心走过寒冬,才会有明媚而温暖的阳光照临头顶。人有生死,时有四季。该结束的就让其结束,该开始就让其开始。人间世事万物兴衰替更,都循着亘古不变的法则铿锵向前,保持着社会历史进步的健康力量而锐不可挡。
      世界上没有卑微的职业,只有卑微的人。殡葬职工的无私奉献精神,应该得到全社会的尊重与认可。他们从事着 “结束”的事业,却让许多人开始了新的生活……
      我愿送一轮明月给他们,愿明月照亮人们的内心,也温暖世界!
      作者感言:触摸民间的心跳,倾听民众的声言,感受民生的苦乐;关心弱小的善举,关注社会的良心,关爱心灵的成长。这是为文者的责任与义务。


责任编辑: 祝 杰
版权所有:环球殡葬网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鲁ICP备11002116号 中文域名:环球殡葬网

环球殡葬网
微博、微信